Anzac Day series – Kathleen Quan Mane (Simplified Chinese)

我生于一个想要儿子的华人家庭是第五个女儿。在18岁时,我加入了澳大利亚空军妇女辅助部队,这是澳洲皇家空军的一部分。

母亲艾米利亚生于新南威尔士州的Hay。父亲移民到昆士兰州的Longreach时还是个13岁的小伙子。

在澳大利亚长大的时候正好遇上经济大萧条。我们是一群西方人里的华人家庭。我们吃中餐过着中式的生活方式。我们向其他澳洲女孩学了很多她们很友善,她们教会了我们她们的生活方式。我们的童年非常快乐。我们什么也不缺。

我接受了成为秘书的培训可我想做点不同的事。我姐姐Doreen也说,“你去试试密码课程怎样”。我去试了密码课程,并顺利结业。我被征召成为了“密码破译助理”。密码破译,就是一种翻译。

把信息从这里发送到另一个站点。我们把英文译成密码或密码译成英文。你会觉得自己重要因为你在做重要的事。而且也不允许你谈这件事这样你就更重要了。

我在联合国的项目下参与了人道主义工作。我回到澳大利亚后又加入了澳洲皇家空军协会。我觉得非常自豪,因为我家包括我自己在内有五个成员都参加了澳大利亚军队。各尽其职保卫澳大利亚。我们保留了自己的生活方式但是是军队的一员。我为此感到自豪。

在我现阶段的生命中对我来说重要的价值观是机会公平、言论自由,是能自由成为你想成为的人。你看,作为华裔澳大利亚人我得到了公平的机会。我没有被种族隔离。我的儿子和女儿也一样他们都有良好的工作。我认为这样对澳洲是有益的。人人都有公平的机会,人人都有同样的机遇。由你选择是否去抓住机会。

澳新军团日的传统官方来说一年只有一天,但对于见过战争的人来说每一天都能记起这些英雄。记起他们的所作所为。他们牺牲了生命这样未来的一代代人才有幸福的生活。

本贴文还发布于: English (英语) 繁體中文 (繁体中文) العربية (阿拉伯语) Tiếng Việt (越南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