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zac Day Series – Desanda and Nehchal Singh (Traditional Chinese)

我叫Nehchal Singh。 我是士兵Desanda Singh的曾孫 他曾作為澳紐軍團的一員 在澳洲陸軍第三輕騎隊服役 時值第一次世界大戰。

我小時候 祖母會給我講 關於她爸爸的故事 她爸爸住在澳洲 參加過軍事活動。 除此之外,她也沒有太多細節 可以講給我們聽了。

我曾在社交媒體上看到一個 關於16名錫克教徒士兵的帖子 他們加入澳洲帝國軍 成為澳紐軍團的一員。 其中有一位戴著一些勳章的老兵 而我好像對這些勳章似曾相識。 我即刻認出來,並且說: 「這是我小時候玩耍過的那些勳章。」 正是從那時起,我開始探查並發現 我和澳洲的連繫 遠比我原以為的深。

我想我的曾祖父 Desanda Singh真的很鍾愛澳洲。 就好像這裏是他的國家一樣。 而澳洲的很多價值觀 也會引起他的共鳴。 特別是言論自由 和宗教自由 以及人人享有平等的機會。 尊重每一個人,人人都有尊嚴。 並且無論是甚麽背景都會普遍給予 每個人平等的機會。 這就是他鍾愛澳洲的原因。

我認爲澳洲的價值觀 植根於我們的日常生活。 我希望我的兒子在這種環境長大。 這是我試著灌輸給他 和傳遞給他的。 我已移民澳洲超過16年。 我覺得澳洲是一個充滿機會的國家。 對我來說,它幫助我建立了事業。 而且,你可以自由地······選擇你想要的生活方式。 這是一個自由的國度。 只要合法,無論何人 做甚麽事都不會受到限制。 你可以自由地生活。 這使我做出 來到澳洲的決定。

在我了解他的精神遺產的那天起 算是賦予了我在澳洲生活的另一種意義。 當我講出這句話時我感受到了深深的羈絆 我不再是一個新移民,來到一個新國家 一個陌生的國家。 我幾乎算是……第五代澳洲人。 我是在澳紐軍團日一百週年時 發現了我的歷史和跟第一次大戰的連繫, 這都是與我的曾祖父相關。 那時我很期待來年的遊行。

我們清早就參加了 我爸爸也在這裡, 那是我們第一年 參加這一遊行。 我特別期待 向我的兒子灌輸 參加澳紐軍團日遊行的想法。 我想慢慢地教他 當中的意義 以及這是他必須繼續發揚光大的 希望他能通過家族傳承下去。

如果第一次世界大戰不是澳洲歷史上 最重要的事件,也算是其中之一了。 有很多來自不同背景的人 協助締造了澳洲的國家形象 這是通過一戰和他們的參與而締造的。 他們都為今天的澳洲作出了貢獻 我們很幸運能夠享有 這些自由和我們擁有的權利 這都要感謝當年 那些來自不同背景的人所做出的犧牲。

This post is also available in: English (英語) 简体中文 (簡體中文) العربية (阿拉伯語) Tiếng Việt (越南語)